婚姻的要义

  • A+
所属分类:他人体验

01
得知前夫王义文再婚的消息时,我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

曾经,我们有过一场为期五年的婚姻,最终,却为谁洗碗、谁拖地,而吵到巴不得对方从地球上消失的相看两厌。

没错,我们就是传说中,被家务拆散的那一对。

从前,只因为我无意间提及想念大学里的扬州炒饭,他可以特意坐当日往返的飞机,帮我买回来。

而现在,我让他递一杯水,他都会反问:“你自己没长手吗?”

02

在王义文眼里,我也变了。

从前,我可以坐两小时车,去他学校,帮他把积攒的衣服袜子全洗了,熨烫整齐,甚至连袜子也要熨。

而现在,我会因为他每次洗澡后,弄得整个卫生间都是水,而跟他冷战一个星期。

从前,为了你,我愿意。

现在,为了我们,都特别不愿意。

尤其是女儿出生后,我们的矛盾达到高峰。

双方父母尚未退休,都帮不上忙,我们也没有让一方全职的经济实力,只好请了保姆。

03

有了保姆后,王义文成了彻底的甩手掌柜,孩子不管,家务不做。

一天晚上,女儿发高烧,我推醒他,让他叫车去医院,结果,他起身去把保姆叫醒,然后,继续回屋呼呼大睡。

还有天早上,王义文上班要迟到了,结果找不到一双干净袜子,我数落了他两句,他却把情绪发泄到保姆身上:“你一个月工资可不低,却连袜子都不帮我洗,我是请了个保姆,还是请了个大爷。”

那一刻,我终于爆发了:“王义文,你还有没有点廉耻?连袜子都要别人帮你洗!今天我明确告诉你,阿姨是来帮我们带孩子的,不是来照顾你这个巨婴的,一个自己袜子内裤都需要别人洗的人,你配当父亲吗?”

我们吵得天翻地覆,我绝望地发现,眼前这个外表风光的男人别说撑起这个家,他连清洁好他自己都做不到。

04

让我下定决心跟王义文离婚的,是一件小事。

有一次,保姆请假,早餐时,我去热牛奶,让他帮我抱一下女儿。

谁知,女儿恰巧拉臭臭了。

王义文的第一反应是把女儿扔到我怀里,干呕着冲进卫生间。

出来后,他用命令的语气说:“你一会把我的衣服洗了,以后我可以抱她,但麻烦你把纸尿裤给她穿好。”

不明就里的女儿还傻乎乎地冲他伸着小手。

王义文却捂着鼻子,无比嫌弃地冲出家门,留下我一个人收拾残局。

到了晚上,他依然对这事耿耿于怀,对于女儿求抱抱的姿势,果断拒绝了。

他在跟1岁不到的女儿置气!

看着他那冷漠的眼神,我内心拔凉拔凉的。

05

晚餐的时候,王义文依旧不消停,一会说汤咸了,一会说米饭太硬。

睡觉前,他发现第二天要穿的西服没有熨,便抱怨道:“这日子叫你过的,保姆请一天假,家里就散架了,你还是女人吗?”

此刻,我再没有跟他旧题新吵的力气,特别平静地提出了离婚。

王义文梗着脖子说:“离就离,这样的日子,我早过够了。”

谁能想到,这场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会因为这样的原因死翘翘。

离婚那天,我们两人眼圈都红了,不是没有感情的,但我们都回不去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婚姻,不仅仅是我们这一对。

任何的不舍都无法拯救琐碎的生活。

06

没想到的是,半年后,就传来了王义文的婚讯。

是我俩共同的朋友告知我这个消息。

听到消息,我心里还是狠狠地难过了一下。

据说,女方很优秀,名校毕业,公司中层,高挑漂亮,初婚。

听到这些前缀,我心里想的却是:王义文也不差啊,离异有房,孩子跟妈妈,父母依然在岗,从前是程序员,后来升至管理层,重要的是,他皮囊也算好看。

除了不适合拿来过日子,这些表面条件,都足以让他在二手婚恋市场上依然吃香。

当然,我也看了我们共同朋友发的朋友圈,婚礼现场温馨浪漫,王义文一脸幸福,丝毫看不出任何触景生情的惆怅。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以为,他至少能为我们的婚姻守丧三年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07

再婚后,王义文偶尔会来看女儿。

有好几次,他来时刚好是晚饭时间。

保姆轻轻一让,他就坐下来吃饭了。

吃就吃吧,嘴里还说着:“还是家里的饭香。”

这话,听起来真别扭。

第三次,他又很不经让地坐到饭桌前时,我忍不住怼了他:“王义文,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这样老在我家吃饭算怎么回事?”

结果,他明显把责备当成了嫉妒,开始抱怨现任妻子做饭有多难吃,害得他天天吃外卖,以至于现在看见外卖小哥,胃就难受。

话说到这份上,我没再好意思赶他。

那天,他走后,保姆对我说:“孩子她爸其实根本没放下你,现在,谁缺一口吃的,他就是想跟你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我很恼火:“他离婚不到半年就结婚了,有什么好吃的?”

保姆却特别过来人地说:“一看他就后悔了。”

08

事实证明,王义文真的后悔了。

再婚不到一年,他又离了。

关于原因,无须我好奇,因为离婚不久,他就打着看女儿的旗号登门了。

买了许多玩具和好吃的,拿出前所未有的耐心跟她玩捉迷藏。

“宝贝,你在哪儿呢?爸爸找不到你。”

“我在这儿。”

父女俩乐此不疲地玩着这个游戏,撑起满屋的欢声笑语。

就连保姆都贪婪地看着这一幕,差点把菜烧糊。

09

就这样,王义文不仅在我家吃了晚饭,而且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直到我撵他时,他才一脸丧气地说:“我离婚了。”

不等我接茬,他便例举了前妻的种种不是:

“宁愿加班也不肯回家做饭,明明两人共用的床单被罩,每次洗时居然让我给她发红包,最可笑的是她妈,每次来家里帮忙打扫卫生,竟特意把我的衣服挑出来不给洗……”

“你知道吗?我连续加了三天班,在家里睡得正香,结果她把我推醒,让我下楼去买葱,我说葱就是个调料,放不放都行,要下你下,我肯定不去,我困,结果,她就不依不饶地跟我闹……”

10

听着听着,我仿佛看到了我们曾经共有的那段婚姻日常。

我明白了,太阳底下无新事,他的二次婚姻再次死于鸡毛蒜皮。

我曾经有多嫉妒他的前妻,现在就有多理解她的绝决。

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我跟王义文说了几句实话。

“婚姻就是一地鸡毛,两个人共同打扫,是责任,也是乐趣,否则,就是彼此怨怼,相互推诿,如果你不改变自己,那么,不管你结多少次婚,问题还在原地,我个人认为,这次婚姻的失败,你还是要负百分之八十的责任,不是计较你懒,她是计较你没担当……”

“在你快速进入下一段婚姻前,我还是劝你保持一段时间理性的单身。”

但王义文并没听进去。

他依然强调:“不就是不爱刷碗,不喜欢洗衣服,我一个月的工资就算用一个扔一个,穿脏了就扔也付得起,为什么我遇到的女人都喜欢计较这样的事情呢,小题大做,没完没了,烦透了……”

在我这里,他没找到理解安慰,落寞而困惑地走了。

11

离婚后,王义文出入我家有点频繁。

而且,哪怕只是喝了一碗我熬的小米粥,他也能两眼通红,嘟囔道:“这粥跟我妈熬得太像了,是家的味道。”

说实话,女儿一天天长大,看着她对王义文的依恋,我内心不止一次动过复婚的念头。

哪怕只是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更何况,我们当年离婚,无小三,无家暴,无原则性问题。

12

一天晚上,王义文吃完晚饭,喝了茶,把女儿哄睡后,依然赖在客厅沙发上不走。

我指着手表提醒他。

他说:“要不,我今晚就不走了吧!”

我内心小小地摇晃了一下。

可是,当我眼睛的余光不小心扫到门口处,王义文那双鞋子,一只在脚垫上,一只在地板上。

鞋子是名牌,可是鞋缝处的灰尘却出卖了主人的日常。

我突然找到了似曾相识的愤怒,面无表情地对他说:“很晚了,你该走了。”

13

之后,我再没让王义文进过家门。

他来探视女儿,我让他们父女约在外面。

愤怒的是,第一次带女儿外出,他居然就地取材地让4岁的女儿陪他吃麻辣拌。

结果,女儿当晚连拉带吐。

我给王义文打电话,面对指责,他十分不服:“小孩子的味蕾就是要从小培育,这样长大了,什么都能适应。”

另外一次,女儿回来后,一身烟味。

她告诉我,爸爸带她去跟朋友们K歌,“那些叔叔们都抽烟。”

这样的人,我怎么放心把女儿托付给他?

14

后来有好几次,王义文又要带女儿出去,都被我拒绝了。

他看女儿可以,但必须在我的监控之下。

我的行为,在他看为成了试图挽留他的迹象。

他甚至发动刚刚退休的婆婆来当说客。

婆婆信誓旦旦地表示会来帮衬我们,要钱出钱,要力出力。

在公婆的加持下,王义文买了一个硕大的钻戒向我求婚。

而这时,距离他上次离婚不过七八个月时间。

我问他:“你都离了两次了,还对婚姻这么有热情吗?”

他说,正因为我又经历了一次婚姻,才觉得咱俩最合适,我们那么有感情基础,而且女儿都快5岁了。

于情于理,我都该考虑。

15

在我犹豫时,王义文和婆婆展开了情感攻势。

一个负责浪漫,一个负责实务。

但也只过了一星期,我便有了决定。

那天晚上,我和王义文看完电影后,去他家接女儿。

见我们回来,婆婆坚持让我进屋小坐。

从我落座,王义文一会儿让他妈洗水果,一会儿又问充电器在哪,后来发现没烟了,居然给女儿20块钱,让她去楼下买烟。

他说得那么自然,享受得很么理所应当,丝毫不觉哪里不妥。

我拎起包,跟婆婆道了别,领着女儿走了。

16

王义文追出来,问我怎么了,为什么走这么突然。

望着眼前这个皮囊依然好看、衣着也算光鲜的男人,我感觉不到心动,只是暗戳戳地想:他妈用了什么牌子的衣领净?

那天晚上,我深思熟虑后,给王义文发了一条长长的微信:

四年多的单亲妈妈生涯,已经磨掉了我的玻璃心。

车子半路自燃,我可以从容地从后备箱找出灭火器,先灭火后报保险;女儿生病,我可以一只手抱着她输液,一只手在手机上做PPT;家里因为停水忘关水龙头,淹成海,我借机把家里重新装了修……

至于像洗衣做饭收拾家这样的小事,因为无所依傍,早已当成生活的基建,欣然悦纳,尽在掌握。

今天的我,跟当初离婚的那个我,已经今非昔比,但你,依然还在原地,我认为你最需要的不是一个妻子,而是一个保姆。

而我对生活还有更高的要求,但你,给不了,就此别过,复婚的事情,请从此免提。

17

好在,王义文不是爱纠缠的人。

那条微信,他只回复两个字:保重。

后来,我从女儿嘴里听说,爸爸又有了新女友。

但这一次,他没有急吼吼地领证,只是同居。

当然,我也看了王义文的朋友圈。

他的现任是个整理高手,粉丝很多,有自己的饭圈,据说业余时间帮人打理衣橱,收入不菲。

王义文晒她的沙龙,晒她整理过的家,晒她做的美食。

但这样的炫耀只持续了半年时间,这个女人就从王义文的朋友圈消失了。

18

女儿说:“爸爸和阿姨吵架,阿姨搬走了。”

我挤出一丝苦笑,抱了抱女儿。

当初,王义文就是被她的朋友圈而被吸引的。

这个生活和生理都不能完全自控的男人,这些年,始终围绕衣食在找归宿。

他先后经历了几任,不是他有多抢手,而是那些接盘侠,都后悔了。

毕竟,谁家也不缺四体不勤的大爷。

19

最近一次见面,王义文不由分说地跟我聊钱钟书。

说钱钟书打翻了墨水瓶,将杨绛最心爱的桌布染了,杨绛说:没关系,等我回去洗。

他说窗户的玻璃被风吹碎了,杨绛说:等我回去找人来安,你先住另外一个房间,免得夜里着凉。

他本想为她熬一碗粥,结果连米带锅都烧糊了,还差点引发火灾,杨绛说:放在那里别动,等我回去处理好。

他问我:“这世间钱钟书常有,但杨绛难寻。”

看着他怀才不遇般的愤愤,我劝他还是把书读完整。

当初钱钟书因《围城》一夜成名,文学大咖地位巩固,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家里,主动承担起大半家务,让杨绛潜心创作话剧《称心如意》。

“很可惜,自恋自私如你,只看到了这场婚姻成就了一个最贤的妻,却没看到,也成就了一个最才的女。”

说这句话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把眼前这个男子,彻彻底底地认清,并完完全全地放下了。

20

关于王义文,我得知的最新消息是,他爸妈搬来跟他同住,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曾经,很多朋友在我们之间做和事佬,希望我们那段少年爱情,可以历经坎坷,破镜重圆,走到白头。

但现在,这些人都被我说服了。

有人问:是不是越成熟就越难爱上一个人?

其实不是,只是越成熟,越能看清那不是爱。

这世界上,有了家,就有了家务,过日子,不这世界上,有了家,就有了家务,过日子,不肯建立在柴米油盐上的风花雪月,就是耍流氓。

21

如今,我和女儿生活得很快乐。

我不给她讲豌豆公主的故事,我会要求她每天洗好自己的衣服,定期刷鞋子,整理好自己的房间,每个周六上午跟我一起打扫家里的卫生……

我对女儿的人生当然有很高的期望,但也有最下限的要求:能够把整理好自己,当成责任与情趣。

这样,未来的某一天,她不会因为某人烧一盘好菜,或为她洗一件衣服,而轻易感动。

又或者因为这最基础的技能不过关,而去依赖男人,去交付一生。

这是离婚后,我最大的感悟与收获,与所有人共勉。

虎头财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