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利笔记#01:失去的东西

  • A+
所属分类:他人体验
用一个小故事,复盘失去的十年。——《一个套利者的重生》

PS:这似乎是我成立投资工作室以来,尝试写的第四本小说(前三次都没有连载超过十集就太监了。谨慎观看哈,写这个费时不赚钱还容易招人讽刺,但是架不住自己喜欢啊。。。)

昏暗的灯下,微微发潮的被子看上去有些脏。陈帆半躺在架子床上,慢慢抚摸着铁架子边沿掉漆部位的锈迹,闻着铁栏杆外飘进来的红烧牛肉泡面的味道,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

是的,陈帆此刻正在躺在派出所的拘留室,在重生的第一天。

陈帆在宿醉中,重生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天,那个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一天——2011年2月8号。

原时空的那天,寒假期间早早到回到了榕城大学的陈帆,在傍晚的散步中在后山发现了一起学院霸凌事件。

三个校外青年为了给女朋友出气,将一个女生脱光衣服正要写上侮辱的字进行拍照时,那时的陈帆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跳出来英雄救美,结果被三个男生狠揍了一顿,晕倒在路边,并且被他们在头上撒尿,脱衣服...录视频。

而当陈帆被揍的时候,那个女生就趁机跑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甚至没有帮忙报警。

半夜,陈帆醒来,然后报警,当地派出所出警了,却定性为普通的校园打架事件,校方得知此事,更是差点给陈帆记了一个处分,而那个关键的女生却始终并未出现...

一个月后,那段侮辱性的视频开始在榕城大学流传,并且陈帆被污蔑为小三插足被打。

 

更要命的是,他始终不知道对方是谁——不管是那三个欺凌者还是那个受害者。这股憋屈让本身单亲农村家庭出身的陈帆更加的自卑、离群。

 

见义勇为被受害人抛弃,警方和校方不负责任的处理,再加上侮辱性的视频的流传,彻底让陈帆社会性死亡。原本快追上的女孩悄悄远离,同学们若有若无的讨论,这让陈帆从此一蹶不振,每每在无边的深夜里无法入眠。

 

陈帆患上了轻微的社恐,总喜欢独处,在多年的社会工作中成为了一个职业股民,整天宅在家里,只跟电脑打交道。别说,这行可能真的适合他,不需要跟人打交道,不需要人脉关系,反而挣了点小钱。

也许是陈帆对那一天的怨愤实在太深了,在十年后的深夜里,独自灌了了半瓶白酒——额,对陈帆来说已经算是太多了,竟穿越回那一天。

 

他恍惚地站在后山的脚下,片刻之后他就明白了这是在哪,等天再暗一点点,往前走五分钟他就会碰到那个校园霸凌事件。

他原地站了会,并没有跟原时空后悔时想的那样——原路返回避开那个事件。他深吸一口气,拿出诺基亚手机,关闭了拍照的闪光模式,捡起一块尖锐的大石块,小心翼翼地的往前摸去。

“臭婊子!装尼玛*的清纯...我艹,还挺有料..."

三个学生模样的废青,正在撕扯一个短发女生的衣服,那个女生每每想哭喊就会挨上狠狠一巴掌,脸上早就青紫一片,头发乱糟糟的,看来已经被折磨一阵子了,只在这无声的生生的受着。

“等下艹死你,什么逼玩意,叫你多管闲事!叫你多管闲事。。。”三个社会男青年,调笑着威胁那个女学生。

陈帆蹲在草丛里冷静地拍了两张清晰度还不错的照片,保存好了,彩信发给班长老郭,并且分别发了一条短信给班长和舍友老郭,“后山湖边有三个男生强奸一个女学生,赶紧报警叫人来救我!我先上去救人了!”

然后陈帆打开摄影模式,拍了一段十秒钟的视频,保存。然后再次打开摄影模式,大喊一声:“快来人啊,强奸啊!快来人啊,有人强奸啊!”他必须保证这次事件被定性为严重的强奸刑事案件。

然后他丢下手机,拿着石头就冲了上去。

三个废青听到陈帆的高喊声明显感到了慌乱,正在犹豫是跑还是揍人的时候,看到陈帆冲了上来,天色未暗,并没有看到陈帆手里的石头。

陈帆哪里不知道自己不是这三个社会青年的对手,这个时候任何的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的伤害,陈帆带着十年的怒火,直接将手里的石头用力往瘦高个的眼部砸去!

一声惨叫!陈帆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得理不让然,继续拿着手里的大石块让这瘦高个脸上招呼,明显感觉到他的鼻子都塌了,脸上血肉模糊,在草地上拼了命的翻滚哀嚎。

旁边的高妆胖子和一个长头发带耳环的矮子反应过来,将陈帆踹翻在地,一顿拳打脚踢,将陈帆打得快背过气去。

“卧槽泥马!”高壮胖子战斗力惊人,陈帆被一顿疾风暴雨的狂揍,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护住头缩在地上一动不动,不断闷哼,嘴里不停喊着“强奸杀人啦!强奸杀人啦~”。

这两货,看到同伴的惨状有点害怕了,又愤怒又害怕。瘦高个的鼻骨明显是断了,甚至眼睛都可能都瞎了一只,他们只是几个小混混啊!就为了别人一顿夜宵,一包烟就出个头,平时欺负一两个学生也习惯了,什么时间出过这么严重的事啊。

看着瘦高个的惨状,剩下的两位顿时有点坐蜡。瘦高个脸上鲜血直流,叫喊地咬牙切齿,无法靠近,再说了带走也不行啊,送医院他们也不可能出这个钱啊。

前后一分多钟时间,事情竟成了这样!带耳环的矮子有些恐惧地问高壮胖子说“顶你个肺,大哥,这该咋办?”

高壮胖子也一阵懵逼,看着瘦高个慢慢摊在路边有气无力的哀嚎着,报警吧,看着那女的还半裸在旁边;不报警的话,这么严重的伤害该怎么处理?

只能让女生赶紧滚,然后想办法让这男生负责了!要不怎么说‘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我去你*的强奸,只是欺负女生而已,碰到个不要命的愣头青,下手恁是没轻没重,真往要命了招呼。

“拿上他手机钱包,我们赶紧先走!以后再算账!”高壮胖子对带耳环矮子说,“再给我狠狠揍一顿!”

戴耳环的矮子,吐了口口水,一脸恨意的走向缩在地上不再动弹的陈帆,一手抓着陈帆的头发,准备好好认认脸。

突然!从被打后一直不说话装死的陈帆,一把抓住了矮个的右手食指,在对方一脸惊恐带着哀求的目光中,毫不犹豫的反关节用力一折!

一声极其有穿透性的惨叫声喊起。。。戴耳环的矮个,捧着手指哀嚎起来,陈帆爬起来,一把抓住矮个的左耳大耳环,有力一扯!又是一声惨叫,矮个的耳朵鲜血淋漓。

陈帆随手把带血的耳环丢在地上,快速抓起被鲜血染湿的尖锐石块,后退两步,稳稳站立恶狠狠地盯着高壮胖子。

高壮胖子看着不要命的瘦瘦的陈帆,心里发怵,“艹!一个疯子!”他又不是黑社会,打过几十场学生之间的打架,从来没有见过不讲武德,心里一阵委屈!这什么仇什么怨?!

“我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强奸要枪毙。”陈帆盯着高壮胖子,冷冷的说到。

高壮胖子心理委屈的怒火只冲脑门,“你他妈神经病吧!这臭婊子出轨,我们教训教训而已,什么强奸!你完蛋了!准备坐牢赔钱吧!“

陈帆看着有点崩溃的高壮胖子,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社会老男孩,什么没见识过,明显他们有点怂了。陈帆当然也知道,这几个人并不是真的要强奸女生,但是都到这个时候了,由不得他们辩解了,他手里有视频,而且此刻手机正躺着草地里,虽然拍不到画面,但是声音肯定是录到了,是不是强奸这就得看警察信不信了!

“警察马上就到!”陈帆盯着高壮胖子和疼得缩在一起的矮个说到。

高壮胖子和矮个看着陈帆拿着滴血的石头,不要命的样子跃跃欲试,互相对了一下眼神,留下躺着地上不动的瘦高个准备跑路了。

“等死吧你!”高壮胖着和矮个越想越害怕,急急忙慌的跑了。

陈帆忍着痛关了手机视频,走向女生,女生的眼神明显恢复了神采,面貌还挺好看的,陈帆跟她交代了几句,最后说了句:

“只有咬死了他们强奸,以后他们才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听到这句,女孩躲闪的眼神才慢慢坚定下来。

很快,班长老郭带着一帮男同学和保安过来,天彻底黑下来后,警车和救护车也来了。由于瘦高个的伤实在太重了,陈帆还是被请进派出所住了一晚上,但陈帆在做笔录的时候,明显感觉局势对他有利,不说见义勇为吧,顶多是个防卫过当。

防卫过当当然也可能会坐牢,但很大概率会是缓刑。

 

“我可能是重生党中最傻逼的一个吧。”陈帆自嘲的笑了笑,但是人的一生中,总是需要做一些不计代价、傻逼的事。

比如说,亲手拿回丢失的尊严。一些东西只有真正的失去过,才会知道它的宝贵,重活一世,闻达显贵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不留遗憾。

人生就像是一场演出,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你的一切都将在舞台上演出。你不知道你拿到什么样的剧本,即使你已经拼了命的努力,都有可能遇到悲剧,不管如何的抗争,你的结局可能都已经注定的,能改变的极其有限。

 

你可以选择放弃,自甘堕落;也可以选择好好演出,属于你的人生,不管剧本是喜是悲。

 

“这辈子,就让我亲手设计我的人生剧本吧。” 陈帆握紧拳头,激动的想着。

虎头财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