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 A+
所属分类:旁观世界

昨天上峰对当前香港局势做了明确表态,反正网上到处都是官宣,大家去看下里面的字句用词就知道这次的力度了。

于是许多人说:嗯,看来这出闹剧终于要收场了~

过去半年,香港一直是最敏感话题,因为双方误解都太深了,又没法敞开说。

如今上头发话了,我也试着在我认为的红线范围内,说说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啥?

首先,他们到底为啥要搞事?

表面上看,搞事的原因是反对送中,认为这会剥夺自由,但就像智利人民闹事不是因为地铁涨价3毛钱一样,这只是导火索,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深刻的不信任

这种不信任,在政治学上有个专用术语,叫塔西佗陷阱”。

 

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在评价一位罗马皇帝时说:“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也和坏事一样,也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

 

意思是说,当政府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所有人都不信任他,讨厌他,排斥他,甚至憎恶他。

 

而这种不信任,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们自己的确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但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他们在面对整个中国大陆的政体和民众时,潜意识里有一种强烈的难以抑制的优越感。

 

地域歧视,自古而然,永远治不了,当年白居易初到长安也一样被嘲笑“长安居不易”,今天北京上海这些经济最发达并且有很强大的原生土著文化的土著居民,骨子里多少也有这种身份地位带来的优越感,只不过日常生活不会表现得那么明显罢了。

但港人因为一国两制的关系,这种优越感特别强烈。

20多年前,这种优越感来源于政治、经济、文化三个维度全方面对大陆的碾压。

政治上,英国是现代西方政治制度发源地,做了100多年殖民地,他们自然深受西方那套意识形态洗脑,认为这套以明珠自由为核心的西方价值观就是普世价值,人类社会最理想的治理形态,万世放光芒。

尤其在苏东巨变,两极对抗格局以苏联失败,美国胜利告终后,这种事实胜于雄辩的意识形态优越感就更强烈了。

经济上,当年人家经济活力勇冠四小龙,一直力压新加坡一头。

文化上就更不要说了,四大天王和港片,别说对大陆整整两代人的深刻影响,对当时整个亚洲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对“两制”所带来的傲娇感,就远强于对“一国”的认同感。

回归后,大陆持续崛起,红空在经济和文化上相对大陆的碾压式优势逐渐丧失,他们的优越感逐渐聚焦到政治和社会制度上。

包括更廉洁的政府,更普及的法治观念,更高的公民素质和受教育程度,还有红空护照能全球免签163个国家地区……这些软实力,成了人均GDP早已跃入发达地区行列的港人,更加珍视的东西。

事实上,在回归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那里也还是存在一种“仰视”心态,赴港游是一件很牛逼开眼界的事。从最开始的自贸港买买买比国内便宜得多,到后来我们出了三聚氰胺事件,发现那边奶粉更安全,再后来开始流行女同胞们跑去打HPV疫苗……

直到最近这两年,我们自己自贸区越做越多,海淘代购越来越便利,才发现那里不再是购物天堂,我们自己的高端乳品安全性也不再比他们差,哪怕是HPV疫苗,国内也能打,反而是那边爆出了假疫苗专坑大陆客的丑闻……所以才会有不少大陆人对港人产生了“我拿你当同胞,你拿我当钱包”的负面观感。

 

总之,随着大陆这边经济持续崛起,老百姓日子越过越好,大陆人对港人强烈的羡慕嫉妒恨逐渐消失,尤其是走出国门的大陆人越来越多,才发现原来他们自己也有很多问题,特别是高房价对百业的压榨,成了非常负面的样板。

 

很多大陆人习惯用经济眼光看一切问题,说港人闹事是高房价逼的,说港人心急GDP被深圳超越了……这些经济因素不能说对港人心态一点没影响,但并不是他们最核心的诉求,是咱们这边在YY。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优越感所带来的不信任。

 

举个不是最恰当的例子:老婆发现老公最近回家比较晚,就怀疑他又出轨了,哪怕老公微信视频证明的确在公司加班赚钱,老婆还是一百个不信任,觉得你有钱有势力气大,你只要有心出轨,随时可以把我净身出户……这种强烈的不安感,驱使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又是摔杯子又是割静脉,逼老公每天在家陪自己……

 

为什么明明已经撤回了送中条例,不少人依然不罢休?

 

就是因为在这几个月时间里,港人发现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有很多值得商榷的问题,于是对港府本身失去了信任,觉得你不再“爱”我了。

 

这时,不管你再怎么回应民众诉求,他们都不会满意——你说我请老外来独立调查警队有没有滥暴甚至特首下台人家也不答应,因为信任的基础已经瓦解,除非体制做出根本性改变。

 

问题在于,不少港人原本就对“两制”的认同感高于“一国”,加上常年意识形态教育上对这边的诋毁丑化,如今又这么一闹,真要按他们的意思做彻底政改,整个局面怕是得黄,最终可能触及绝对不能让步的“一国”底线。

 

这个根本问题解不开,剩下的就是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无休止对抗了。

 

比如说大家都能看到陈百祥和杜汶泽的激辩片段,杜汶泽的表现也还是只能用“一塌糊涂”来形容。

 

杜汶泽说是因为警察先滥暴,才导致学生不得不以眼还眼,但陈百祥说,警察又不是黑社会,你好好的,人家吃饱饭没事干,天天晚上加班还得冒生命危险来打你抓你?是因为你们先阻碍交通,毁坏公物,甚至向警察投掷燃烧弹,警察作为维护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当然得以暴制暴,否则还要警察干嘛?

 

你用暴力对付警察,警察只能用暴力反过来对付你,而混乱局面下使用暴力,双方都有可能下手过重,导致双方都出现了伤亡情况。此前打砸港铁,也是因为他们觉得港铁在“助纣为虐”,这次中大冲突那么激烈,也是类似的原因。

有暴力就会有人受伤,最终只会引发更多的暴力。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暴力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大部分市民却依然保持沉默呢?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许多港人虽然不认同你表达诉求的过激手段,但对于你的诉求本身是认同的。

所以在此前暴力行为还没有严重影响到自己正常生活和开门做生意赚钱的时候,大部分港人对那些激进青年(黑衣人)通过暴力手段来引起政府关注并回应诉求的行为,是支持的。

也就是认为两种路径,两种手段,都有尝试的必要和存在的价值,一条腿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和政府理性对话,谋求改变,另一条腿就是通过暴力行为,彰显市民维护权利、绝不退让,甚至愿意牺牲自我的决心和意志。

某种程度上,这些黑衣人的内心,怕是早已把自己想象成了为人类盗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牺牲我一人,幸福无数代……

但问题在于,暴力这个东西,就像一个恶魔,一旦不加约束,肆意扩散,能把人内心的恶全部释放出来,手段和目标之间就会逐渐背离,变得非常可笑。

就像陈百祥反问杜汶泽,你说这些暴徒都是学生,问题是他们都蒙着脸,全副武装,手里还拿着燃烧弹,我哪知道你到底什么身份?我哪知道你有没有收黑钱?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因为找不到工作,买不起房,或者刚刚被女朋友带绿帽子所以到处哐哐哐发泄情绪?在警察眼里,你就是暴徒无疑啊~

再后来,不受约束的暴力,自然毫无悬念地滑向了民粹。

你是不会说港味粤语的大陆仔,你就是我的敌人,哪怕你是土生港人,你不认同我的政治诉求,你就是我的敌人,甚至连不会说粤语的台湾记者和日本游客,都因为误会被黑衣人袭击。

用暴力抗法的方式来维护法治精神,用对异见分子实行白色恐怖的方式来争取言论-自由……

最近大家还能看到另一个视频,一个城大女生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逻辑混乱,表现尴尬。

 

整个采访过程,那个德国主持人像是一路在质问,就是因为这种打着明珠自由旗号上台的民粹主义,人家德国人1932年经历过了,老司机一看就懂。

 

而女生的逻辑混乱,归根到底,在于她依然觉得暴徒手段值得商榷,但目的没有毛病,我们依然在一个战壕里,必须手拉手,肩并肩,不抛弃,不割席,绝不能“谴责”,你只要一谴责,就是与自己的理想使命背道而驰了。

 

越来越出格的暴力,让一般民众也陷入了类似邵岚的尴尬境地。

 

一方面,他们知道这些暴力行为发生的根本原因,也是在表达自己的诉求,哪怕自己不参与,甚至不支持,也没有带头反对的底气;

 

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打扰,红空说到底是金钱社会,闹一阵子还觉得新鲜,觉得咱们市民团结力量大,一年半载一直这样闹下去,不能上班影响赚钱,连出门都困难,心里不骂娘才见鬼了。

 

然而整个社会已经滑入民粹深渊,哪怕本地人和你政见不同争辩几句,也可能被打甚至泼汽油,黑衣人都是成群结队的青壮年男性,警队都搞不定,我是一个升斗屁民,硬要强出头,万一被打死谁负责?

 

此前的抗议活动,几乎都在周末进行,目的就是让老百姓还能继续上班赚钱。

但眼下这一波,工作日也拼命闹,是要把“东方之珠”往“东方之墟”上带的节奏了,土著就算再有优越感,再对大陆没好感,再想要争取权力,也难免内部分裂。

这个时候,上头发话,时机掐的还是很准的。

一直和大家说要学会换位思考,这样你才有可能看清事物全部真相,不被瞎带节奏,最终才有可能真正形成独立思考的自由意志。

这篇尺度有点大,最后再来一段肺腑之言压压惊——

我一个朋友走访过几十个国家,他说走了那么多国家,和各种人聊天,从没听说过有一个老百姓对自己国家的政府满意的,发现这就是人性使然,于是得出结论——

想办法让国家变得更好,比抱怨更管用。

当这个国家本身就在以飞快的速度变得更好时,更是如此。

 

 

虎头财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