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平台两极分化:头部平台资金充裕,腰部平台处境尴尬

  • A+
所属分类:P2P理财

“我们平台已经不缺资金,头部的平台现在应该都不缺。”一位头部现金贷公司人士对我们说道。他还表示,另一家头部平台,几个月前还曾举办机构合作伙伴的会议,现今也资金充足。

还有一个例子是,7月25日,旗下拥有玖富万卡的知名P2P平台玖富递交招股书,计划赴美上市。招股书显示,截止2019年3月31日,玖富旗下所有平台的在贷余额为553亿元人民币,而截至2019年6月30日,玖富机构资金合作伙伴授信总额超过700亿元。

根据招股书,2019年3月31日后的短短3个月里,机构伙伴提供资金的贷款来源数量占玖富放贷总额的比例就从约10.5%增加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58%。

某头部P2P平台内部人士表示,如今平台对接的机构资金也已足够,剩下的问题只是系统对接的技术问题。部分头部平台正观望外部资产。

行业分化与备受瞩目

一方面,随着一轮轮洗牌,行业持续二八分化;另一方面,是消费金融这类资产持续吸引着金融机构的目光。

根据防撸联盟数据,由于近期严打等原因,七月上旬活跃现金贷平台有4000多家,下旬开始,活跃商家数急转直下,截止7月30日活跃产品在1000家左右,市场愈发集中。

此前关注互联网消费金融资产的多为城商行等规模相对小一些的银行,现在也有国有大行把目光投向这里。“大小银行都在关注消费金融的资产,但烂资产遍地,好资产并不多。”这是一位从业人士与与同行交流之后得出的结论。

据近期媒体报道,消费金融也是信托创新转型的方向选择之一,已有半数以上的信托公司入局,并且经过迭代升级,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业务的模式正在逐渐由To B 向To C转变。目前不少借款人在互金平台借款时,就可直接与信托公司签订借款合同。

现在对接机构资金的难点更在于机构有相应的价格要求,而金融科技公司也要控制资金成本,对于一些头部的金融科技平台来说,它们也拥有一定的议价能力。消金时代观察到,甚至有银行催促某消金平台尽快推进合作,该平台为某互联网巨头旗下。

头部平台资源愈发集中,而腰部平台则要尴尬的多,特别是一些P2P平台。据零壹财经此前报道,P2P非常难接资金,业内关于P2P的传言非常多,金融机构一般都绕着做。

并且,头部P2P网贷平台也可能“不慎遇险”,消金时代获悉,一平台与某银行合作助贷业务落地后却迟迟不能开展,因为该银行下发政策不再对接P2P平台,而另一家平台因为接的早“幸免于难”。

矛盾的流量市场

而让手握充裕资金的平台苦恼的是,拿到了授信,钱放不出去。

一方面,随着部分“714高炮”、违规现金贷的出清,多头借贷用户难以以贷养贷,对行业的回款率产生影响,需要收紧风控;另一方面,提升现有的业务量需要有新的用户,寻找流量,拓展新客户成了近期主要任务目标。

但流量的价格却没有因此水涨船高。

从整体来看,贷超等渠道商并不好过,一位贷款渠道人士向我们表示:“行业不景气,除了一些头部平台的投放,业务基本都已暂停。”根据防撸联盟的数据,进入7月下旬,渠道商缺少产品,开始降价求产品。只靠大平台的投放,难以撑起整个渠道市场。

抖音、快手、朋友圈等大流量来源在今年集中成为现金贷广告聚集地,据消金时代观察,5、6月时,朋友圈的借贷广告刷了不少人的屏,但近期似乎有所冷静,抖音上现金贷广告也有所减少,留存的平台均为马上消费金融、度小满、玖富等体量较大的平台或持牌机构。

对于头部平台来说,虽然渠道的价格没有上涨,但由于平台存量越来越大,授信的转化变差,其实获客成本也在增加。根据玖富的招股书,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一季度,玖富平台的借款人获客成本分别为131.5元人民币、204元人民币和324元人民币。

从部分金融科技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已发布的财报来看,各个公司的新增借款用户、授信用户、注册用户增速均在下降。

优质流量与获客是一个长久的课题。

虎头财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