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婆会咋样看待出轨的儿媳妇_教唆丈夫出轨的婆婆:我生个女儿有什么错?

  • 公婆会咋样看待出轨的儿媳妇_教唆丈夫出轨的婆婆:我生个女儿有什么错?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出轨

本文阅读重点:公婆会咋样看待出轨的儿媳妇、儿媳妇出轨了公婆都能接受、老婆出轨两个孩子怎么判

婚姻与家庭亲子营

公婆会咋样看待出轨的儿媳妇_教唆丈夫出轨的婆婆:我生个女儿有什么错?

今天的故事,是一个伤心妈妈讲述的,因为生病切除子宫,婆婆逼儿子和她离婚,原本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一直坚持不离婚,没想到,这也给孩子带来了伤害。

01

3月8日那天,陈皓终于如愿了。

拿着绿皮的离婚证,陈皓的嘴角泛出一抹笑意。

之前,他一直愤怒地问我:“林寒馨,你到底在拖什么?你简简单单在上面签个名字怎么了?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

甚至,婆婆和汶汶的两个姑姑也说:“你们都没有感情了,赶紧离吧。你还年轻,要是怕汶汶拖累了你,就把汶汶给我们,我们来照顾。”

对于他们所有人的“劝导”,我说:“该离的时候我自然会离,汶汶只有我这一个亲人,自然是跟着她的妈妈。”

我不想自己成为一个怨妇。拿了离婚证后,我看着那绿色的本子,没有一滴眼泪。

02

那是两年前的事。

一场病让我失去了子宫,也彻底泯灭了我再要一个儿子的希望。婆婆失望的神情表露无疑,对我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亲热。

有一天,陈皓回到家满腹心事地抱着我说:“寒馨,有时我觉得自己很累。要是我生在一个有弟兄的家庭多好。”

我问他怎么了?敏感的我知道婆婆对我不能生儿子的事情耿耿于怀。

陈皓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莫明其妙地来了一句:“有时我觉得我妈的想法挺现代的。”说完,他就绕开了话题。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陈皓当时的话是什么意思。正是因为婆婆的“现代”想法,才让我和陈皓不能再牵手走下去。

我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那天晚上,我温柔地给喝醉了的陈皓解开纽扣,亲吻着他。陈皓却突然挡开了我的手,推开我,面色痛苦。沉默了良久后,陈皓说:“寒馨,我们离婚吧。”

我不相信,浅笑着说:“说什么呢,都做爸爸了,还这么小孩子气。”

陈皓长长地叹息,站起身来,站在落地窗前说:“不骗你,我对不起你。”

爱了6年的陈皓,此刻是那么的陌生。我安静地听他讲述整个事情。陈皓说,那个女孩是公司的一个实习生,很清纯的女孩。她很信任陈皓,也很依赖陈皓。在我生病的那段时间,他们相爱了。

陈皓说:“原本,我想和她断绝关系的。但是没有想到她怀孕了。我给她钱,她不要,只要我。后来,妈知道了这件事情。妈说,条件这么好的女孩为了我要生下这个孩子,我怎么都不能辜负人家。”我的心猛地沉下去:难道我就应该被辜负?

顿了顿,陈皓说:“她怀孕已经5个月了,一直在拖着。我今天也是借着酒劲儿向你摊牌。”

简单的叙述,却字字如刀在我心上刻着。我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的却是,以前那个说爱我到永远的他,是在什么样的夜晚,怎么爬上了别人的床?

公婆会咋样看待出轨的儿媳妇_教唆丈夫出轨的婆婆:我生个女儿有什么错?

03

我泪流满面。

陈皓说:“我也痛苦,徘徊了很久。我会补偿你的。”

那个夜晚,陈皓第一次不在家过夜。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起生活了多年的丈夫,每天晚上都会回家,却突然向自己的妻子提出离婚。

我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也有错?我将汶汶接到家里,因为自己生病而将年幼的孩子给母亲带,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汶汶回到家很开心,一直笑呵呵地对我。她很听话,我不让她乱动东西,她就乖乖地坐在地毯上玩着陈皓给她买的玩具。

我给陈皓发短信,承认自己以前忽视了他,没有好好照顾他。我写道:“我有不好的地方,生病了就只顾自己,对你乱发脾气,也不理解你。”

我也写道:“汶汶很想你。”陈皓下班时,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吃饭,我做了他最爱吃的红烧鲫鱼和青椒茄子。

我是真的想挽回这段感情,我不想汶汶没有爸爸。尽管陈皓犯了错,但是,他也该知道回家的路。

可是,我却没有看见我想要的。那段日子,直到汶汶吃完饭,我哄她睡着后,把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陈皓都没有回来。我望眼欲穿地看着门,陈皓却始终没有出现。

只有在白天我上班的时候,陈皓才会回家。匆匆地看看汶汶后,他就走了。甚至,都不给我一个吵闹的机会。

那时的我,看着汶汶动辄就会落泪。我含着泪水哄她睡觉,看见她乌黑的眼珠圆溜溜地看着我时,我心里的孤苦排山倒海。既然不爱了,就给我个理由,我得知道是什么让陈皓放弃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04

当我看见陈皓和她,还有婆婆的一刹那,我就知道自己与陈皓已经不可能了。

身旁的她,样子果然清纯,远胜当年的我。她体态娇弱,因为身孕而更显瘦弱。怀汶汶的时候,婆婆就说,女人怀孕若是特别显瘦的话,一定是男孩。

可我是个例外,因为我生下的是女孩。我心酸地想起,当年婆婆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现在,对她也是那样吧。

婆婆开门见山地说:“寒馨,你还是答应离婚吧。你知道的,我们家三代单传了这么一个儿子,陈皓上面有4个姐姐,可见我当年的艰辛。原本以为你生的是男孩,可惜不是。盼着你还能再生,可惜,你却因为生病切除了子宫。我们陈家不能就这样断了香火,你就当可怜我这个老太婆吧。”

我不言语,直逼陈皓的目光。我说:“有的时候我觉得像是做梦一样。一个在我身边生活了6年的丈夫,那么守规矩,却突然有一天向我提出离婚,甚至连架都没有吵过。你要对她负责,那谁对我和汶汶负责?那么可爱的孩子,你就忍心让她没了爸爸吗?”

陈皓说:“自从你切除子宫后,妈就一直很难过,怎么劝都不成。妈有一次发烧时甚至对我说,男人都会逢场作戏的,要是我碰到一个中意的女孩,就生个孩子。看见妈这样我也很伤心,妈妈是那么希望抱个孙子。

我不想辜负你,也曾为了你和汶汶坚持过,但是我没办法面对妈的痛苦,让她一天天地憔悴下去。我只能选择背叛。”

公婆会咋样看待出轨的儿媳妇_教唆丈夫出轨的婆婆:我生个女儿有什么错?

05

我泪眼模糊地看着婆婆。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我丈夫的母亲,是我的婆婆,是我女儿的奶奶,却因为想要一个可以传宗接代的孙子,暗示他儿子可以出轨,然后劝我离婚!几乎没有人能相信,人前强势的陈皓,在母亲面前,却可以用温顺来形容。

陈皓的母亲成了他出轨后坚强的后盾,让本来是受害者的我在他们家族的围攻下遍体鳞伤。陈皓的母亲,陈皓的姐姐,陈皓的情人,陈皓的女儿……原来只有我是外人!

我咬牙把汶汶抱来让陈皓抱着。汶汶惊恐地看着我,又看着陈皓,然后大哭着伸手要我抱。

汶汶的哭声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撕心裂肺。我极力地擦干泪水,抱回了汶汶。我抱汶汶回房间之前,对着陈皓一字一句地说:“我死也不会离婚!”

那天,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哄完汶汶,看着她睡着的样子,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我的心,寒如冰。我忽然间累了,甚至在想,既然都已经不爱了,没有感情了,离就离吧。

闻讯的母亲第二天就从杭州赶到南京。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寒馨,当初我也想和你爸离婚的,可是看见你的样子我就忍了。一个离异的家庭对孩子的创伤有多大?妈妈知道你受不了这个气,但是妈劝你不要离婚,不为自己,而是为了汶汶着想啊!”

母亲的话让我哭得肝肠寸断。我觉得这是梦,根本不是现实。我们一直都好好的,没吵过,没闹过,就让我离婚,陈皓的心怎么变得这么快?陈皓不要我,怎么连女儿都不要了?

06

那段日子,我一直在离与不离之间徘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看着身旁空空荡荡,有说不出的心痛。

那次摊牌以后,陈皓回家里的次数比之前勤了很多。每天给汶汶带很多吃的东西,也买菜做饭,他的空余时间似乎多了起来。

看着陈皓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我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一次在饭桌上,陈皓看着我,又心虚地看着汶汶,说:“寒馨,我们好聚好散吧。我这样做,也是想补偿你一些,希望能让你有所安慰。”

我立即勃然大怒道:“你这样真的欺人太甚,当初说结婚的是你,现在吵着离婚的也是你,你当我是什么?”

陈皓尴尬地看着汶汶,然后默默地走了。

日子就这样循环往复着。陈皓依旧在白天有空时来家里,晚上离家,应该是到他的新欢那里了。

07

有一次,陈皓买了很多吃的东西放在家里。我说:“算了,你别花这个心思了,我不会离婚的。我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让汶汶没有了爸爸。”

大概是我漫不经心的态度,大概是陈皓也厌倦这样的周而复始,大概是他的新欢在逼迫,大概是婆婆的催促刺激了他,陈皓着急了,生气了。

他不顾孩子正在玩积木,拿起茶几上的水果扔在地上,大叫道:“你何必呢?我现在也很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就是不爱你了。至于汶汶,我可以补偿她,补偿你们,可以让你们继续这样舒适地生活。你怎么就不体谅我呢?好聚好散,你不明白吗?我不是想用怀柔政策软化你的决定,我只是想补偿你,至少我也这样对你好过。”

汶汶吓得大哭,跑到我怀里。看到孩子惊吓的样子我心疼不已。我说:“你别这样,我不想和你吵闹,我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不会和你离婚。我拖,也要拖死你!”

陈皓摔门而去。厚重的防盗门发出沉闷的声响,吓到了汶汶。她幼小的身体猛地一颤,眼神迷茫地看着我。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泪水滴在她的头发上……

我知道,我和陈皓的矛盾开始激化了。陈皓已经发火,说明他已经没有耐心了。我心里也隐约有一丝侥幸:如果她生的也是女儿,他会不会回到我身边呢?

可是,陈皓终于如愿了,他有了一个儿子。

婆婆将一周岁的孩子抱过来,按响了家里的门铃。她给汶汶买了一个布娃娃,上面的价格标签都没有撕:29.9元。

我说:“妈,不知道是不是得谢谢你,汶汶都快4岁了,才收到奶奶给她买的礼物。”

她似乎一点儿都不介意地说:“应该的,应该的,我只是想上门和你谈谈。你就离了吧,陈皓都有儿子了,不可能不要儿子的。”

一旁,汶汶的两个姑姑也劝我:“你就算了吧,陈皓的心都不在你这儿了。你做个好事,同意离婚,我们这边可以补偿你的。”

我说:“我不会因为所谓的补偿就把汶汶的爸爸给卖了。”

就这样,我们再次不欢而散。

08

原先,我就想这样耗着。

大概,这世间的男人就是这样,说不爱你的时候是真的不爱你了。有的时候,我虽然为自己心酸,但是想到,陈皓还没有跟我抢汶汶,陈皓没有把我逼上绝路,我心里也会生出些许安慰。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不离婚能给汶汶争到一个爸爸的名分,尽管她的爸爸对她而言名存实亡。但是却不知,幼小的汶汶其实已经感觉到了。

那天,我和朋友林霖去幼儿园接汶汶。汶汶的一个伙伴在幼儿园门口问她:“你爸爸原来是解放军叔叔啊,怪不得总也见不到呢!”

汶汶看着我,又笑眯眯地看着林霖,然后点点头,对她的同学说:“是啊,我爸爸特别忙。”

听着汶汶的话,我暗中使劲儿地掐手腕,用疼痛转移心里的酸楚。汶汶大概是第一次在我面前撒谎,她已经知道在自己的伙伴面前维护自己的尊严。

汶汶一直盼着见到她的爸爸,可是陈皓很少来陪汶汶,也从来没有接过她放学。有一次,汶汶对我说:“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来接,我都看不见爸爸。妈妈,你帮我找个爸爸好吗?

汶汶的话让我决定妥协了。曾经我想,我不会离这个婚的,我不能就这样放了陈皓。可是,周周转转两年多,我已经明白,我和陈皓是不可能了。爱,已经远离了我们。

我以为我能争取到的,就算是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至少能给汶汶一个完整的家,可是我却忽视了我歇斯底里的挣扎已经影响到了汶汶。幼小的她已经知道她的奶奶、姑姑们不喜欢她,她已经远远地看见过她的爸爸抱着一个比她小很多的男孩。

原来,孩子虽然年纪小,却已经洞察一切。

当汶汶在她的同学面前,当着我和林霖的面,宣告林霖是她的爸爸时,我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汶汶要的是一个真实的爸爸,而不是名存实亡的爸爸。

有时,自己的坚持未必是正确的。于是,我签字了。尽管离婚时,我拿到的财产不多,尽管陈皓放弃了汶汶,但我相信,我能给她一个光明的未来。

离婚了,心却没有像原先以为的那般疼,这两年的煎熬已经让我对痛苦有了免疫力。我想,我会带着汶汶好好地生活。

虎头财商